拂晓新闻网
日期归档
当前位置:主页>金融理财>
眼癌去世女童家属诉作家陈岚名誉侵权开庭,下午将继续审理
来源:sunnylight-sz.com  阅读量:1351
?

102.jpg法庭审判网站。上海闵行区人民法院的地图

2019年8月14日,死于眼癌的家人王凤雅起诉陈浩在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的声誉侵权案。原告王太友,杨美琴及其委托的诉讼代理人,被告人陈宇及其委托的诉讼代理人参加了诉讼程序。

澎湃新闻(记者从审判中了解到,王凤雅的家人此案曾声称被告陈浩在河南《大河报》,上海《东方早报》(现为“澎湃新闻”)《新民晚报》公开向原告道歉,消除影响,恢复声誉;在微博上公开发表道歉声明,并在不少于两个月内设置榜首;赔偿原告经济损失8万元,医疗损失3130元,精神损失5万元等。

在本次审判中,原告的律师表示,诉讼请求有所增加,要求被告赔偿额外的精神疾病治疗费用4,632元。

针对原告的诉讼请求,被告陈宇的律师认为,王太友不是王凤雅祖父的监护人。陈真认为,只有王凤雅的监护人,父母,负责捐赠和捐赠的使用,所以王太友不是在这种情况下声誉受损的人的目标。

陈浩的律师还说,陈伟的讲话符合事实,有关微博已被删除,没有“持续侵权”,主要侵权行为存在于微信的文章《王凤雅小朋友之死》中。本文未转发。当被告要求被告在纸上道歉时,被告并未认为他有侵权行为。他说,即使有侵权行为,由于陈浩从未在论文上发表相关信息,也应该消除原有范围内的影响。而不是纸质媒体。

陈浩的律师也认为,杨美琴的精神损失和医疗费用缺乏相应的依据。它只提供乡镇医院盖章的“抑郁自评量表”。没有定量指标来证明严重的抑郁症。只提供手写收据,没有医疗记录或处方材料。此外,还怀疑原告的3万元法律费用超过行业标准。

然后,双方都进入了证据验证阶段。

原告王凤雅的家人提供了三套证据。第一组包括王凤雅在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诊断书和乡镇医院的住院证明。他说,王凤雅一生都在积极接受治疗;包括王凤雅家人捐赠的发票,表明王凤雅去世后,剩余捐款金额为1,000。俞媛捐赠给当地的慈善机构;包括“红星报”在内的相关报道,报告显示,当地警方回应了记者:家属不构成欺诈性捐款,没有提起诉讼;还包括大戍公益援助协议,家庭成员未签署协议。

第二组证据包括“作家陈浩”的微博截图和王凤雅家人手机上陌生人的诅咒信息。第三套证据是王凤雅家人提供的证明精神损失,医疗费用和损失时间的相关材料。

被告的律师进行了盘问。之后,第一位证人,大树公益志愿者,出庭。

12点43分,由于杨美琴的情绪激动,主审法官宣布休庭,并计划于13:45继续审判。

105.jpg审判后,王凤雅的家人在庭外休息。澎湃新闻记者李静实习生朱珍珍摄影

活动回顾:

2017年9月,一名两岁半的女孩王凤雅开始“眼睛疼痛”。她在10月底被诊断出患有视网膜母细胞瘤。为了对待她的孩子,这个家庭通过水滴启动了两次在线筹款活动。

件筹集资金,但是他们被动地对待了。这笔钱用于治疗王凤雅的弟弟,他是父权制的。

四天后,陈昊第二次发出微博报警,称拯救的公益人员被王凤雅的家人“殴打,殴打,抢劫手机,失去联系”。

2018年5月4日,王凤雅不幸去世。

2018年5月24日,在微信《王凤雅小朋友之死》上发布了一个自媒体帖子,引爆了这一事件。

2018年5月25日,当地警方表示,王凤雅的家人没有欺诈性捐款。

2018年5月27日,作者陈浩发表了一篇微博,称他向王凤雅的家人,勤劳的民政,公安和村干部,所有在风暴中受伤的人道歉,但也说他们从未说过Forwarded并发表了“资金数额为15万的数字”和“拨款筹款”两件事。

在这方面,王凤雅的家人向媒体明确表示,他们不会接受陈的道歉,并会坚持起诉。

2018年9月4日,王凤雅的祖父王太友及其母亲杨美琴向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起诉陈浩侵犯名誉权,法院受理了此案。当天晚上,陈浩在微博上说,他没有谣言,相信法律的公正性。

2019年8月14日,该案件在上海闵行区人民法院总部进行了审理。

友情链接:
拂晓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sunnylight-sz.com 技术支持:拂晓新闻网 | 网站地图